泊巷

花七公子

对巍澜同人的一点想法

  同人最重要的就是爱,放在巍澜身上就是对两个人的爱。

  实际上,很少有人可以做到将爱不多不少的分给两个人,对其中一位偏爱很正常。做不到五五分,那么四六分,三七分都可以。

  我由衷地希望二八分一九分的女孩们,对一个人的偏爱过重,并不建议写两个人的文章。如果一定要写,能不能多考虑甜文。

  因为当你一旦写虐文的时候,你不爱的那个人会在你的笔下脱离原作的理智,脱离原剧的形象,会变得渣,变得一无所知,变得愚蠢地令人想象不出为什么另一方还会爱他。继而加剧这种印象,你所不爱的人在你心中的地位越来越低,当天平倒向绝对一方时,就再也不是巍澜。

  我感到痛苦的原因在于,你不爱那个人,不愿理解他性格,不愿细究他的行为,还要用他的名字,把一些糟糕的事情按在他身上,想象着更糟糕的事情。

  用这种方式来对比另一个人的爱,不妥。

  因为他没有做过,沈巍没有做过,赵云澜没有做过。

  我爱着甜甜原作的巍澜,喜欢两位老师在剧中优秀的展现,除此之外,皆为平行世界。

 

小欢喜

 
 无可替代的的角落,关着肖想着的人。

 
 我在一个人的附近看了很多年,忽远忽近,记忆忽略了我不愿承认的那面,于是她的平和,对我的迁就便再难消去。直到她那溢满的爱意铺在我的眼前,我才意识到,我们已经隔的很远了。

 

  年岁积累久了,看她回忆别人的样子也觉得可爱温柔。

 

  少年时的心事总是隐秘而羞怯的,我大概是偏好张扬,又没能与狂傲牵扯一二,遂愈加偏执,阴冷。

 

  说来不够浪漫有趣,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都有了解释。答案就在面前摆着,我故意选错误的那些,现在错误的可能接连退场,那些曾经秘而不宣的幻想覆盖我的手,终于替我揭开谜底。如此,混淆记忆又成了我闲暇时的爱好。

 

  有时候我拼命想回忆一些片段,却总是浮光掠影般一闪而过。

  我大言不惭,说是看了许多年,其实我连她的影子也不曾追随几许,或是我梦中的情节吧。

 

  我能想起她哭的样子,柳条在她附近扶着风又摇啊摇,她委委屈屈地抽着鼻子;我发脾气的时候她不知所措,四处乱瞟不敢看我的眼睛;我趴在桌子上,另一只手感受到的她掌心的温度与汗水。

 

  手机用久了会有一种灼热感,那种滚烫从痛觉传递,与人的温度不可比。

 

   她是我很多年来对“美好”这个词最本质的理解,她站在我心里一个偏僻的角落里,光芒散在她周身,无论走过多少形形色色的人。那种影影绰绰的身形,好像劣质的投影仪,年久失修的开关稍有所动就会消失。

 

  若是放在心尖上的人,每日观察这个人的举动,少不了草木皆兵的疲累。而一角的那个人往往待的时间够久,足以将她锻造的更加纯粹,使我不愿逾矩。

 

  我曾为我的感情而困惑,致于寝食难安,怀疑我所受的痛苦有无可取之处。今日看到她写下回忆。用一种悲伤眷恋又释怀的口吻追忆那些逝去的光阴。

 

  所隔千里,便不共东流罢。

  处于暗恋中的人总是多心,我总结完这句话,觉得说给我听也未尝不可。又记着这是她踩着高考完毕的点写给她那位一个月初恋的男孩时,心中酸涩难以言表。

 

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心中话良多却语不成章,即使折合成几千个日日夜夜,我讲她的故事也仅仅百字而已。

我只希望你不要哭了

不论技改还是状态

我还能再氪一波└(=^‥^=)┐└(=^‥^=)┐└(=^‥^=)┐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