泊巷

花七公子

小欢喜

 
 无可替代的的角落,关着肖想着的人。

 
 我在一个人的附近看了很多年,忽远忽近,记忆忽略了我不愿承认的那面,于是她的平和,对我的迁就便再难消去。直到她那溢满的爱意铺在我的眼前,我才意识到,我们已经隔的很远了。

 

  年岁积累久了,看她回忆别人的样子也觉得可爱温柔。

 

  少年时的心事总是隐秘而羞怯的,我大概是偏好张扬,又没能与狂傲牵扯一二,遂愈加偏执,阴冷。

 

  说来不够浪漫有趣,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都有了解释。答案就在面前摆着,我故意选错误的那些,现在错误的可能接连退场,那些曾经秘而不宣的幻想覆盖我的手,终于替我揭开谜底。如此,混淆记忆又成了我闲暇时的爱好。

 

  有时候我拼命想回忆一些片段,却总是浮光掠影般一闪而过。

  我大言不惭,说是看了许多年,其实我连她的影子也不曾追随几许,或是我梦中的情节吧。

 

  我能想起她哭的样子,柳条在她附近扶着风又摇啊摇,她委委屈屈地抽着鼻子;我发脾气的时候她不知所措,四处乱瞟不敢看我的眼睛;我趴在桌子上,另一只手感受到的她掌心的温度与汗水。

 

  手机用久了会有一种灼热感,那种滚烫从痛觉传递,与人的温度不可比。

 

   她是我很多年来对“美好”这个词最本质的理解,她站在我心里一个偏僻的角落里,光芒散在她周身,无论走过多少形形色色的人。那种影影绰绰的身形,好像劣质的投影仪,年久失修的开关稍有所动就会消失。

 

  若是放在心尖上的人,每日观察这个人的举动,少不了草木皆兵的疲累。而一角的那个人往往待的时间够久,足以将她锻造的更加纯粹,使我不愿逾矩。

 

  我曾为我的感情而困惑,致于寝食难安,怀疑我所受的痛苦有无可取之处。今日看到她写下回忆。用一种悲伤眷恋又释怀的口吻追忆那些逝去的光阴。

 

  所隔千里,便不共东流罢。

  处于暗恋中的人总是多心,我总结完这句话,觉得说给我听也未尝不可。又记着这是她踩着高考完毕的点写给她那位一个月初恋的男孩时,心中酸涩难以言表。

 

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心中话良多却语不成章,即使折合成几千个日日夜夜,我讲她的故事也仅仅百字而已。

评论

热度(3)